那里那个老头只会做一道菜就是白菜豆腐

王中王铁算盘登录 admin 浏览

小编:我有剑。 足够! 颀长的身影消失在山林间,向着天唐城飞掠,在夜幕中,化作了一片有形无质的流光。 身后密林中,黑衣蒙面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前血洞,完全没想到,对方就这么干

  我有剑。
 
    足够!
 
    颀长的身影消失在山林间,向着天唐城飞掠,在夜幕中,化作了一片有形无质的流光。
 
    身后密林中,黑衣蒙面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前血洞,完全没想到,对方就这么干脆利落的杀了自己。
 
    他不是想要问自己什么吗?怎么不问了?
 
    就这么干脆……
 
    带着迷惘,黑衣人的身子缓缓的仰天倒下。
 
    十二个黑衣人的尸体,在地面上,朝着十二个方向倒下,十二个人头几乎头对着头,两只脚都是岔开向外……
 
    就像是在地面上,盛开了一朵极度匀称的花。
 
    随手一剑,血花盛开;一招十二杀,生命成阵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天唐城,一个角落里。
 
    有一个小小的酒馆。
 
    小酒馆没有名字。
 
    明显生意非常不好,门可罗雀。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,两眼浑浊的坐在门前小板凳上,昏昏欲睡。
 
    云扬的身影自夜幕中出现,来到这老头儿身边,淡淡道:“老独孤,客人上门了。”
 
    老头儿老眼昏花的哦哦连声:“客官想要吃点什么?”
 
    云扬脸上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,道:“我要吃你做的白菜豆腐,另外,喝一点同心酒。”
 
    老头儿抬起头,看了看云扬,道:“这位客官很面生啊。”
 
    云扬道:“能吃过你的白菜豆腐的人,就算再面生,也是熟人。”
 
    老头儿眼睛一亮,道:“是,是,有道理。请跟我来。”
 
    云扬走进去,老头儿就在身后,居然直接就将门板装上了。挂出去一个牌子。
 
    打烊。
 
    居然不招待别的顾客了。
 
    “我这个小店,可好久没有人来喝酒了……”老独孤佝偻着身子,一边忙活着,一边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若是今天你不来,再过几天没人来,我就要关门走了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神情悠远,看着这脏兮兮的小店中一幕一幕,眼中充满了感情。
 
    还记得……当时每一次出任务回来,兄弟们就会用不同的手段不同的路径,找到这里,在这里汇合。
 
    兄弟们每人一个小桌台,每个人都在独自喝酒,但,偶尔的目光相触,却都是充满了欣悦与快乐。
 
    我们又在一起了。
 
    现在,这店里面,依然是小桌子都在,每一张小桌子,都只有两尺见方,就只能放一盘菜,一壶酒,一个酒杯,就再也没有别的空间。
 
    十八个台子沿着墙角,整整齐齐。
 
    云扬下意识的走到第九个小桌台,坐了下来。
 
    眼神不由自主的在其他几个桌台上扫来扫去。
 
    老独孤看着云扬的表情,突然低下头,两滴浑浊的老泪,落在地上,然后他细心地刷锅,将所有的用具,都刷了一遍;做得非常细致。一棵晶莹如玉的大白菜出现在案板上。
 
    手指头摸索了一下,面前墙上就出现了一个暗柜,一把寒光闪烁的菜刀,从里面拿了出来,旁若无人的念叨道:“我这门手艺,你想不想学?”
 
    “想不想跟我学着做白菜豆腐?”
 
    “这白菜啊,需要去丝……这豆腐,需要……用的水,要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认真地听着,终于轻声道;“老独孤,你也要走了吗?”
 
    老独孤浑浊的眼神愣愣的停留在虚空,喃喃道:“都走了……老客人都走了……他们都不再来了……我还留在这里,做什么?”
 
    云扬心中一酸,道:“我会常来的。”
 
    “你也不会常来的,你也不能常来。”老独孤喃喃道:“这是我为你做的,最后一顿饭。”
 
    浑浊的眼中,有泪光闪烁。
 
    云扬一阵默然。
 
    不会常来的,你有太多的事情要做。不能常来,你来,会影响你的心境。
 
    云扬懂。
 
    他沉默着,老独孤也沉默着,忙碌着。
 
    菜刀的声音,热油的声音,难言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小房间,一股莫名的孤寂,与一种莫名的温暖,突然袭击了云扬的心房。
 
    一盘白菜豆腐,已经摆在面前。
 
    白菜如翡翠,晶莹剔透;豆腐如白玉,洁白无瑕;汤如碧水蓝天。
 
    一壶酒,放在了云扬面前。
 
    酒香扑鼻。
 
    “老独孤,另外八个桌子,都摆上一壶酒,一盘菜。”云扬终于忍不住,沙哑的说道。
 
    老独孤愣了愣,喃喃道:“摆上吗?”
 
    “摆上!”
 
    云扬埋着头,声音嘶哑,带着一股隐隐的颤抖。
 
    去他妈的隐藏身份,到了这里,我就要和兄弟们一起吃一顿饭,喝一顿酒!
------------
 
第六十章 老独孤、报恩令!
 
    八个小桌台,每一个小桌台都摆上了酒菜,酒杯,已经斟满。
 
    云扬独自坐下,低下头。
 
    吃一口菜,喝一口酒。
 
    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老独孤坐在角落里,看着八个空荡荡的座位,看着八个小桌台上的酒菜;看了一会,眼睛缓缓闭上。
 
    两行浑浊的老泪,无声落下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我发现了一个地方。”血尊的声音很是兴奋:“我们可以去喝酒。”
 
    “在哪里?可靠么?”
 
    “当然可靠!而且,那里那个老头只会做一道菜,就是白菜豆腐,那滋味儿,简直是一绝。”
 
    “只有白菜豆腐?”
 
    “只有白菜豆腐!”
 
    “那得去尝尝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的确不错,老大,下次我们都去。”
 
    “恩。好。”
 
    “那老头性格古怪,生意不好,也没几个人去吃。咱们去的时候,还可以多给他点钱。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payejaje.com/a/wangzhongwangtiesuanpandenglu/20180502/2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